欢迎访问安徽电子商务协会官方网站!
  • 电话:0551-63631823
  • 传真:0551-63631823
  • 登录
  • 注册

各地动态

编者按  “打破一亩三分地。”三年前,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的话言犹在耳,也为三地跨区域协同发展开启新的大门。三年来,北京多领域借势前行,环保、新能源车、冰雪等产业在变局中重生。城市功能重新排列组合,旧生意逝去,新商机溢出。本组系列报道讲述了企业泛舟全新起锚的故事。在首都功能疏解的大潮中,大城格局由此一新,产业蓝海浮出水面。

2016年,北京跨境出口总值实现了9.4倍的惊人增长,开设了15家跨境电商体验店,出口直邮小包总值达8.38亿美元,占全国的两成。成绩的背后有波折,有艰辛,但对于那些笃定方向的人却是难得的发展机遇。未来几年,跨境电商融合发展成为新趋势,将进一步成为外贸发展新动能,吸引境外消费回流,促进北京生活性服务业品质提升,推进对外贸易转方式、调结构,倒逼上游制造企业供给侧深化改革。

不同心态入门跨境电商

“你不是做技术的,却去做互联网,线下都很难解决的交易、物流和支付问题,放到线上去做,那太难了。”当2014年小笨鸟跨境电商平台董事长许丹霞在准备成立小笨鸟时,收到了身边很多业内朋友的“忠告”。而更多做跨境进口电商的老总遭到的质疑更直截了当:“好好的进出口贸易不做干什么去做海淘?”还有,“在外企做得好好的干嘛做代购?”

之所以很多人不理解跨境电商,是因为他们认为跨境电商是线上的海淘和代购。而当时海淘代购企业经营不规范、政府监管不到位,存在很多问题,口碑很差。一位经常海淘的张女士在淘宝上找代购时,就遇上了假货。“应该是纯天然的化妆品,使用后却出现了过敏症状。很多买家都上当了,最后这家淘宝店关门大吉,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。”

代购除了代购商品质量无法保证外,还存在代购时间周期长、操作麻烦、支付局限、维权难等问题。

当时的不理解和质疑没有成为企业不断向前的阻力,跨境电商企业的发展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北京海关的数据显示,2016年8月,跨境电商企业以每天5-6家的速度增长。

北京的很多跨境电商企业发展也非常顺利。蜜芽、聚优澳品、小笨鸟等多家北京电子商务平台进入了《跨境电商20强名单》。

跨境出口电商小笨鸟成立于2014年。许丹霞从事多年国际金融业务,她发现在国际贸易中,原来的大订单或是长期订单逐步被碎片化的中小订单、短期订单所代替。跨境电商逐渐成为外贸调结构、稳增长的抓手。2014年,许丹霞和后来成为小笨鸟CEO的刘寅就成立小笨鸟聊了整整七天,最终决定以“构建更高效的出口通道”为初衷来打造小笨鸟跨境电商平台。

“原来一些中小企业产品的出口,需要通过进出口商来完成,生产商无法获得最终用户的信息,导致生产环节和终端需求脱节,生产商经常盲目生产,风险大。”许丹霞介绍,“通过电商平台,企业就可以及时地将产品推出,并迅速获得反馈,降低风险。”

与许丹霞不同的是,蜜芽创始人刘楠可以说是“误入”跨境电商领域。刘楠怀孕那年,三聚氰胺事件的影响仍未消散,很多中产阶层的妈妈找人代购奶粉、纸尿裤成为趋势。刘楠就开了蜜芽宝贝这家网店,并创下了两年四皇冠的纪录,从真格基金徐小平那儿融资创建了蜜芽商城。

不管是歪打正着还是深谙外贸趋势,这些企业的选择符合北京“紧紧围绕外贸转方式、调结构”的中心任务。

2014年4月,北京市发布了《市商务委关于推进本市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实施方案》,分两个阶段推进北京市跨境电子商务工作,对跨境电商企业的运营模式和监管模式进行摸索与示范,并全面推广实施。同期,北京市成立了推进跨境电商发展工作小组,定期召开会议研究解决跨境电商发展过程中的问题。

跨境电商改变了外贸交易方式,消费者能够接触到国外更多的优质商品。北京诺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京诺奥”)副总经理马新玲,从事外贸工作30年,她表示:“如果不是跨境电商,国内消费者要想买到正宗的国外保健品几乎不可能。”

她介绍道,一般以贸易方式进口的保健品,需要通过国家质检等多个部门的审定,企业要提供产品的各种证明,这样一个型号的产品批准下来,除了近百万费用外,批复周期可能需要一两年,一般的企业很难去运营,即便取得了资质,保健品的价格也会非常高。

“基于跨境电商的优势以及国家已经全面实施二孩政策,加之国内中产阶层人数越来越多,母婴市场和保健品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大。”马新玲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我们先去天津考察了两家跨境电商企业,看到来此购物的顾客除了天津本地居民,也有不少北京及周边地区的顾客,看到这么多的需求摆在那儿,我和合作伙伴立即决定成立北京诺奥,开展跨境电商业务。”

风生水起与痛苦历炼

做事情,谈何容易!刘楠开个网店要拿下花王纸尿裤的经销权,就是个笑话。刘楠打了无数个电话,可花王的老总就不想见面。刘楠就到老总家楼下等着,最后终于打动了他。就这样,刘楠磕下了一家又一家的品牌商。

刘楠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就被人“盯”上了。2013年,有人欲高价收购蜜芽宝贝,刘楠想放弃,但又不甘。最后徐小平投资了蜜芽,也赚了不少。2016年,蜜芽估值达到100亿美元,与全球2500个品牌合作,并且顺利渡过了2016年“四八新政”带来的影响。

所谓“四八新政”,是指2016年4月8日跨境电子商务开始实施的零售进口税收新政。新政设置了正面清单,虽然包含了跨境电商绝大部分商品,但设置了个人年度交易限制为2万元,取消了跨境电商按照行邮税征收的50元以下免税额度。这对刚成立的跨境电商企业是致命的。数据显示,2016年全国70%的跨境电商企业倒闭了。

马新玲也怀疑过国家对跨境电商的态度,她找到北京市商务委沟通新政带来的影响。经过沟通马新玲意识到,“我们不是做代购的,进口的产品都经过了海关正常的手续,国家出台新政就是要规范线上的不规范行为,这对于我们正规企业是利好”。

北京诺奥积极调整品类,并参加了北京市商务委组织的多场跨境电商推介活动。经过调整,北京诺奥运营的北美购物中心在2016年“双11”和圣诞节期间,销售量比平时增加了30%以上,有些产品销量增长约五六倍。

当然,这与北京商业发展的大环境也是密不可分的。北京市商务委的数据显示,2016年北京总消费额达2万亿元,网上零售额2049亿元,增长20%,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18.6%。北京全市通过跨境电商进口量达88.8万票,同比增长了6.7倍,总价值3.3亿元,同比增长9.4倍。

刘楠对于“四八新政”则表示,任何新事物的发展都是边走边探索,跨境电商经过初期的发展,取得了不少成果,未来一定是走向更成熟的监管模式,而这样的监管也是行业健康发展所必须的。

在进口电商遭遇波折时,出口电商却风生水起。小笨鸟在美国、俄罗斯、巴林设有分支机构,2015年出口总额4.02亿美元。2016年实现订单出口额58亿美元,注册用户数超过36万家,销售覆盖境外20亿人口。

不过小笨鸟也经历过痛苦的过程。许丹霞回忆道,作为一家初创中毫无名气的小公司,去打动像亚马逊、eBay、Newegg这样的大企业,确实太难了。“一开始连面都见不到,后来争取到20分钟介绍时间,但见了面一谈就几个小时,他们非常认同我们的模式和理念。”

另外一个困难就是小笨鸟要整合世界的平台,初创时的精力都放在这件事情上。小笨鸟是“平台中的平台”,需要将全球的商流、物流、信息流和现金流走通,将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推广平台、支付平台和社交平台进行整合。 “国内认为国外的平台就是谷歌、Facebook和Twitter,其实不然,在每一个地区都有平台,不同平台和站点之间的支付工具、币种、分类标准、评审标准都不相同,真正做起来才发现太难了。”许丹霞表示。据了解,小笨鸟目前对接了45个国家的75个平台,将生产企业的产品推送到这些平台上。可问题接踵而至,用户很难看到小笨鸟推送的商品信息。研发人员不断优化算法,并与硅谷的科技人员合作,实现了产品有效推送。“推送出去只是开始,最重要的是让生产企业看到现金流回到自己账号上才行”。小笨鸟又整合了Paypal等世界各地的支付平台。

“在公司成立之初的一年多时间,小笨鸟的员工加班到深夜一两点是正常的,如果遇到新系统上线那就得熬通宵。”小笨鸟一位员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当时吃得最多的是方便面,每个月能吃掉几十箱,董事长、CEO和CTO三个掌门人也经常一起捧着方便面,边吃边开会。”据了解,后来小笨鸟出台了一个规定:加班时员工不能吃方便面。“不过,到了2016年下半年,各方面的工作都很顺利了,加班、吃方便的现象少了很多。”

开店建仓线下再发力

在经历痛苦的发展初级阶段后,北京的跨境电商企业都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阶段,企业开始谋求更快的发展路径,纷纷从线上走向线下开店建仓。

2016年,北京的跨境电商企业开了15家体验店,2017年还要开10家。通过线下体验店,消费者现在也敢于尝试购买一些保健品等入口的产品。

在北京诺奥的银河SOHO北美购物广场体验店里,曾经在海淘中遭遇假货又无处申诉的张女士表示:“国内的保健品质量参差不齐,国外的保健品质量更好,但毕竟是入口的,找人代购有些担心。现在可以通过体验店下单,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据了解,北美购物广场在北京、昆明、郑州等地已开出近10家店,计划在2017年开出50多家店。北京最大的跨境电商体验店位于卓展购物中心,面积4000多平方米,品类涵盖美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等几十个国家及地区的两万多种进口商品。

2016年,蜜芽也积极与悠游堂合作,布局蜜芽乐园线下体验店,并与美中宜和妇儿医院达成战略合作,未来两年在全国开设200家线下门店。

不过,跨境电商体验店数量和聚集度仍不够,没有形成口碑和聚集效应。“北京是个国际交往大都市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,他们希望能够买到符合他们使用习惯的日用品,但目前北京还没有一个提供集中消费的场所。”马新玲表示。

除了建设线下体验店外,海外仓也成为各个企业线下发展的重点。“四八新政”出台后,北京诺奥积极调整,在香港建立了海外仓。蜜芽也建设了德国、荷兰、澳洲三大海外仓,加入了宁波、广州保税区,并投资了重庆西永综合保税区。小笨鸟作为跨境出口企业,海外仓的规模更大,目前在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巴林、德国、印度等国都建有海外仓。

据北京市商务委统计,目前北京的重点跨境电商企业在全球30多个国家建设了60多个海外仓,北京就有6个产业示范区为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服务。

像小笨鸟这样的出口企业,建设海外仓不仅提高了国外消费者购买中国商品的体验,还进一步促进了制造企业调结构,进行生产升级。首先降低制造企业的运营成本。传统贸易需要进出口商完成铺货,是重资产的模式。现在只要将产品的图片放到平台上,小笨鸟就可以通过自身系统将产品推送到全球45个国家的75个平台上。

更重要的是,跨境电商开始走向线下,推动制造企业变革。国内一家竹纤维毛巾生产商,原来生产的产品颜色单一,在与小笨鸟合作后,通过分析国外用户数据发现,国外用户对颜色非常在意。在丰富了产品的颜色后,该企业产品在小笨鸟的销售增长了三四倍还多。不仅如此,跨境电商也为北京非核心功能疏解做出了贡献。曾在北京雅宝路做皮草生意的王女士表示,2014年9月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将产品通过小笨鸟发布到了两个海外电商平台上,结合小笨鸟的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,开发了全新的产品,并随时调整价格,短时间销量一路飙升。

2017年,跨境电商推动产业的联盟发展,带动产业链升级,促进供给侧改革或将是重要的发展方向。

“跨境电商没有任何一种模式可以全覆盖企业的各种要求,只有通过整合,才能打造出真正符合需求的电商生态圈模式。在这个生态圈中,供给侧改革需要到线下完成,将原材料、产品设计、信息整合到联盟中,将供给侧和需求侧进行对接,让需求侧带动供给侧的变革。”许丹霞表示。

线上线下的融合互动,也将推动北京跨境电商更好地发展。到2020年,北京将培育10个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区,并培育一批“千百十亿”电子商务主体企业。此外,还要推进O2O直购体验模式发展、提高口岸通关便利化程度、推动京津冀跨境电商协同发展。北京市商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“北京正在积极申请成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,成功的可能性极大。另外,北京有169条国际航线,是世界第三大国际邮包枢纽之一,这些优质资源都将成为北京通过跨境电商实现外贸转方式、调结构、疏解北京非核心功能的重要抓手”。

北京商报记者 吴文治 李振兴/文 李烝/制表